當前位置:西部之聲>走進寶雞>寶雞風俗

生動的鳳縣民歌

編輯:于明 來源:寶雞日報 發布時間:2014年09月17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鳳縣古稱鳳州,因其西鄰甘肅,南通四川,素有“秦蜀咽喉,漢北鎖鑰”和“川陜鎖鑰”之稱,故黃河文化、巴蜀文化、隴南文化、古羌文化如同條條溪流在這里匯集、融合,讓這里每一個山村都盛產民歌。這些民歌就像一茬茬青翠蔥蘢的植物,在鳳縣的山山嶺嶺茂盛地生長著。
 
  鳳縣民歌分為勞動歌、時政歌、儀式歌、情歌、生活歌、歷史傳說歌和兒歌等。無論哪種歌體,都是山村人民生活信念的生動體現和傳神表達。你聽 :“山歌子來把山頭,閻王見我也發愁。孔夫子見我就下馬,皇帝見我也低頭。”這是多么豪邁的情感表達啊!神話傳說中閻王掌控生死,而孔夫子則是文化思想的代表人物,古時皇帝掌控著生殺予奪大權,都是“大牌”,哪個敢惹、誰人敢碰啊?可是,只要山村人民站在山頭唱起山歌,那粗獷豪放的氣勢,甚至讓這些“大牌”也紛紛下馬、低頭,甘拜下風了。
 
  在鳳縣鄉間,有一首名為《妹妹長得十分乖》的情歌流傳甚廣:“妹妹長得十分乖,蛾眉鳳眼好人才。下塘洗手魚生蛋,走進青山百花開。”也有人這樣唱道:“妹妹你是好嬌娥,下河洗手魚生蛋,走進青山鳥唱歌。”這首民歌用“魚生蛋”、“百花開”或“鳥唱歌”等生動鮮活的景象描述來夸贊嬌娥的美貌,就連花兒也因她而開、鳥兒也因她而唱,這樣的藝術構思怎能不令人心動呢?這首民歌流傳久遠,如今再聽,仍然感覺其藝術感染力一點也不因歲月的流逝而消減,反而因時光的磨洗和積淀,更增添一分讓人激情澎湃的情愫。
 
  有人說,高明的詩人,如同高明的園藝師,善于在老樹上嫁接新枝,我倒覺得鳳縣人民嫁接藝術的才情一點也不比詩人差。過去山民唱道:“響潭壩,崖對崖,山里女人穿草鞋,出門一聲山歌子,進門一背過水柴。”如今,山村人民卻唱道:“響潭壩,崖對崖,山里女人穿皮鞋,出門坐的一溜風(汽車),進門帶個商店來。”歌中用“草鞋”與“皮鞋”、“過水柴”與“商店”等樸素的詞組作今昔對比,將如今群眾生活的富足、交通的便利、女人的膽略與智慧展現得淋漓盡致,讀來讓人對眼前的幸福生活充滿感恩,也覺質樸的民歌是藝術的大境界。
 
  許多情歌歌謠不僅走詼諧路線,而且以小見大,以情見長,敘述簡潔明快,令聽者心悅誠服。如“妹會妝,頭發梳得光堂堂,蚊子上面打了滾,惹得情哥心里慌”;“去年同哥吃杯茶,香到今天八月八,不信哥到妹家看,床頭開著茉莉花”;“賢妹門前一棵椒,來來往往把人招,故意扎根花椒刺,挨挨搭搭讓妹挑”;“我和賢妹隔條河,來來去去打濕腳,有心搭個列石過,又怕別人摸過河”;“八月中秋看月牙,哥出糍粑妹出茶,妹說糍粑粘牙齒,哥喝濃茶精神發”等,聽這樣的情歌,仿佛鮮花正在你眼前怒放,又如正在品嘗飽含汁液的水蜜桃,更似浸潤在春天復蘇的泥土散發的氣息中,讓你覺得美得優雅、豐盈,美得圣潔、醇厚綿長,美得暢達清通。
 
  鳳縣的民歌就是鳳縣的歷史,沿著鳳縣人民歌風吟月、抒情頌愛的足跡,我仿佛看到山村女兒的嫵媚與款款深情,看到山村男兒的風華與綿綿情意,看到了山村人民的從容、豁達、純樸與善良,看到了坦誠而透徹的生命源泉。在擾攘的紅塵中,我很慶幸自己在原汁原味的民歌原生地生活與工作,能時時聆聽那一首首有如天籟的民歌,讓干涸的心田得到清泉的滋潤,讓躁動的心重又寧靜下來。

上一篇:舌尖上的寶雞:西府餐桌上的一寶--臊子 [2014-09-09]

下一篇:麟游丈八寺鐵佛 [2014-09-23]

三国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