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西部網事>西部精神

西部美術:中國美術的奇葩

編輯:王莉 來源:網絡 發布時間:2011年03月31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就像西部片在好萊塢電影類型片中獨樹一幟一樣,西部美術之于中國美術也是一枝閃耀璀璨光芒的奇葩。廣袤的土地,豪爽、堅韌、樂觀的人民,給前去那里寫生的美術家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一批反映西部面貌和人民生產生活的畫作在中國美術史上已成為經典,而經由西部這片熱土滋養成長起來的美術家,借其豐厚的文化資源業已成為中國美術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就在去年,由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中國美協、中國美術館和首都師范大學共同主辦的“靈感高原——中國美術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500多件以青藏高原和藏族同胞為創作題材的優秀美術作品在京城乃至整個美術界都引起不小震動,業界不僅感嘆展覽內容之豐富,更為美術家的筆下西部風情所折服。

      聯想起最近幾年,中國畫興起的西部少數民族表現風,一批反映西南、青康少數民族風情的作品,在推動中國畫人物畫科發展的同時,大大豐富了中國美術的多樣化面貌。如果我們回顧美術史,早在上世紀30、40年代,吳作人、孫宗慰、龐薰琹就開始西行寫生,董希文、葉淺予等老一輩藝術家創作的反映西部風情的精品力作,為西部美術的蓬勃發展提供了豐厚的文化積淀。如今距離黨和國家提出西部大開發已經整整十年,站在這個特殊歷史節點上,回望西部美術,會給我們帶來什么啟示呢?在今年召開“兩會”上,不少美術界的代表委員將視點聚焦于此。

西部土地上孕育出的“西部精神”

      西部對于生活在中東部的旅游者而言,最大的不同可能要屬那里奇特的自然風貌。可對于藝術家而言,感動他們的可能不止于高原、黃土、稀薄的空氣與湛藍的天空,更重要的是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堅韌與樂觀的人民以及其中蘊涵的綿延千年的精神。

      “所謂西部是地理概念,由于這個地理概念造成了西部文化歷史的傳統,這不同于中東部的民族習俗,多年以來,這些傳統文化已經形成它特有的風格特征。藝術家在表現西部時,一定要找到具有西部文化特色的東西。或者說,要找到西部最鮮明的形象特征,傳遞一個鮮明、濃郁的、直觀的西部人特有的特征、特質。我們所說的由文化、地貌特征和人的生活情態形成的帶有文化印記的思想、民俗和精神特征,總體來說,就可以歸結為西部特色或是西部精神。”由于工作關系,經常到寧夏、青海、貴州、云南等西部地區寫生的全國政協委員馮遠說。

      藝術來源于生活,如何貼近時代、深入生活、發掘人物的精神內涵,創作出既反映時代精神又打動人民的精品力作,長久以來一直是美術家的藝術理想和社會責任。而西部土地上蘊涵的“西部精神”就曾無數次成為引領美術家那盞明燈。

      從1983年,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來到青海,全國政協委員杜滋齡就跟那里結下了深厚的情緣。在以后的數年中,他曾多次到青海、甘肅、寧夏、陜西等地采風,“民風質樸、直爽、熱情,同時這里又有迥異于東部的雄渾、博大的自然風光,讓我流連忘返,使我下定決心堅持創作反映西部風情的作品。”杜滋齡說,“西部這塊土地地域遼闊,雖然生活艱苦,但人民樸實,而且具有很深的文化底蘊,生活在那里的人們面對惡劣自然條件表現出來的樂觀、豁達常常使他感動,并使其有了一次次創作的沖動。”所謂的“西部精神”,在杜滋齡看來,就是這片地域的深厚文化積淀和這里人們的堅忍不拔的精神。

      “經過到西部采風,不僅會影響到藝術家的技法,影響到藝術家的創作風格,甚至會影響到藝術家的靈魂。比如我到了貢嘎雪山,內心受到強烈的震撼,而這種震撼一定會影響到我的創作。雖然我不一定會直接畫貢嘎雪山,不一定直接去畫自己去的地方,但對我的影響卻是潛移默化的。”全國政協委員龍瑞說。

      龍瑞一貫認為,在中國畫創作研究中必須做到“三個堅持”:堅持以弘揚民族精神為宗旨的先進方向,堅持獨立的民族文化立場,堅持與時俱進的時代精神。而這些都與西部精神是相通的。

為西部美術的明天而作

      或許與外來寫生創作的美術家不同,由西部這片熱土培育出來的美術創作者,對于西部美術更有發言權,也更有著一片特殊的情感。

      “所有西部地區都是畫家們神往的地方,因為這個地方能產生藝術靈感,產生藝術的高度。因為這里保持了原生態環境,原生態是現在所有藝術家要歌頌的東西,人和大自然的和諧相處,保護生態環境,是藝術作品永遠的主題。”藏族畫家、全國政協委員尼瑪澤仁說。

      “我常去雪域高原,它是我一生的創作主題。雪域高原在過去可能在經濟層面上很滯后,但它培育了人的頑強生命,人們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有一種信仰,這種信仰讓他們戰勝了很多艱難困苦而且創造了燦爛的文化。我要把這種歷史這種精神這種境界用繪畫的形式介紹給外部世界,因為我是個藏族人。”

      尼瑪澤仁在不同場合接受采訪時,曾多次不厭其煩地一遍遍向人們介紹雪域高原的變化,從交通、飲食、衣著到日常生活習慣。我們由他口中可以切實感受到西部正在發生著深刻而喜人的變化。但不管外部怎么變化,在尼瑪澤仁心中,與自然的和諧相處,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始終是那里人民所向往和追求的理想。當然,這種理想還需要更多人來到西部切實體會并不斷傳承下去。

      今日的中國美術在弘揚主旋律、提倡多樣化的大背景下,美術家創作更尊重差異,包容多樣。中國美協作為中國美術家之家,也在為西部美術繁榮發展上貢獻自己的力量。據了解,中國美協的品牌展覽“西部十二省美術聯展”已有7、8年的歷史,每年一個省輪辦一次,今年將在內蒙古舉辦。中國美協主席、全國政協委員劉大為表示,西部的省市在文化藝術上并不落后,他們大多是民族文化的大省,當地的藝術人才、創作作品在全國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在美術方面,內蒙古、新疆、廣西的創作力量都很強,藝術家的創作在全國也有相當的影響,內蒙古和新疆廣西的油畫,都有民族化的體現,內蒙古的工筆重彩畫、新疆的裝飾題材也各有千秋。

      西部大開發十年,不僅在經濟建設上取得輝煌成就,文化藝術的繁榮也是應有之義。西部美術憑借其豐厚的歷史文化積淀,必將為西部的發展增光添彩,期待西部美術的明天更美好。相信這不僅是“兩會”代表委員的心聲,更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

上一篇:西部漫旅——論巴蜀的人文精神 [2011-03-31]

下一篇:中國美術的西部情結 [2011-04-06]

三国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