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

網貸平臺居幕后 “違規”校園貸再現江湖

編輯:張藝齡 來源:新京報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9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網貸平臺居幕后 “違規”校園貸再現江湖

  玖富萬卡、閃銀奇異仍向大學生放款;在玖富萬卡借15000元,合同金額多還近4000元;監管探討建立行業標準

  今年研一的學生陳曉曉(化名),去年5月準備報考公務員培訓班時,通過玖富萬卡APP借了一筆網絡貸款,后來為了還貸她又借了一些,如今她還有多筆貸款要還。今年研一的李峰(化名),目前手機中還有來自閃銀奇異APP的貸款未還,3期未還的金額為1378.77元。

  對于平臺上出現大學生借款情況,玖富方面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玖富萬卡APP在顯著位置公告:禁止學生申請貸款。閃銀奇異表示,有極小比例學生偽裝成工薪人群進行借款。

  校園貸的迅猛發展曾一度引起監管部門的注意。為遏制校園貸亂象,2017年開始,監管部門相繼出臺多項措施“堵偏門”“開正門”。當年6月,原銀監會發文鼓勵商業銀行積極研究、探索校園貸可持續經營模式,“正門打開”,從源頭杜絕校園貸亂象產生。同時,要求從事校園貸業務的網貸機構一律暫停新發校園網貸業務標的,“堵上偏門”。

  在以“疏堵結合、打開正門、扎緊圍欄、加強治理”為思路的“校園貸風險專項整治”行動兩周年之際,新京報記者通過采訪與調查發現,“90后”學生,特別是身處畢業季、急需用錢的大學生們,仍是網絡借貸的目標借款人。一些網貸機構在借款人注冊時,通過位置定位以及讀取學信網學籍信息,了解到借款人為“在校生”后,仍向其發放了借款。一些網貸平臺隱藏在網絡貸款APP幕后,繞過監管繼續做著校園貸的生意。

  在多方試圖堵住“偏門”的同時,銀行系逐漸進駐校園,大學生信用卡發卡潮重現。多數銀行已在近兩年推出針對大學生的信用卡產品。

  堵偏門

  在玖富萬卡借1萬5,合同“變”1萬9 閃銀奇異驗證學信網信息后仍放款

  2018年5月5日,當時身處畢業季、準備報考公務員培訓班的河北農業大學現代科技學院學生陳曉曉,通過玖富萬卡APP借了一筆網絡貸款。為激活額度,陳曉曉在其上填寫了必填項“儲蓄卡綁定”“運營商評估”“個人信息”相關內容。

  陳曉曉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日在玖富萬卡APP申請借款時,需要填寫的信息包括身份證、住址、學歷、收入情況、緊急聯系人等信息。另外,該APP還會要求獲取借款人的通訊錄等權限,不授權就無法完成填寫及借款。

  據陳曉曉介紹,她在玖富萬卡APP申請借款時,“對方”未向她提出查詢學信網相關信息的授權。但是,在填寫資料的過程中,玖富萬卡APP要求獲取她手機的所處位置。“我當時正在學校準備畢業的事兒。”

  今年5月26日中午,新京報記者下載并登陸玖富萬卡APP進行驗證后發現,陳曉曉介紹的情況,在玖富萬卡APP上仍然適用。

  在陳曉曉出示的賬單截屏上,記者看到每月7日是她該筆借款的還款日,每期需要支付的金額為885.71元。值得注意的是,陳曉曉的借款額度為1.5萬元,借款合同中出現的金額卻接近1.90萬元(18964.50元),該合同期限為2018年5月5日至2020年5月7日。

  “我當時要借的是1萬5,但是后來合同生成后的數字是1萬8還多”,陳曉曉向記者回憶道。多出來的金額,玖富萬卡做何解釋?陳曉曉告訴新京報記者,“我給(玖富萬卡)客服打過電話他們就說服務費之類的。”

  對此,玖富方面稱,借款人在申請借款時,借款金額、費用、利息、費用支付方式及涉及的所有協議,均會完整展示給客戶,由客戶全部確認同意后方可確認申請借款。

  據陳曉曉介紹,今年5月底,她的上述借款已逾期半個月,而其在玖富萬卡上還有多筆借款。陳曉曉說,“你還完這筆,它還給你額度,(于是)你就光想借,(然后就變成)以貸養貸了”。

  李峰是西南交通大學的一名學生,從大三開始使用網絡借貸。據李峰介紹,他所借款的平臺閃銀奇異是在驗證了李峰學信網信息的情況下,即了解李峰當時屬于一名大學在校生后,對他進行了放貸。

  學信網全稱為“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網”。記者測試后看到,在學信網上可以進行學籍、學信檔案等在內的學生個人信息查詢。在這個學生個人信息一體化的大型數據倉庫里,還可以進行學生個人圖像校對。

  李峰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當前其在閃銀奇異APP的“信用認證”。李峰提供的截圖顯示,閃銀奇異設置有“通訊錄”等10個信息認證方式以提高借款人的額度,其中包括“學信網”。今年5月,記者在李峰提供的當前賬單詳情看到,每月22日是李峰的還款日,他目前還有3期未還,剩余還款金額為1378.77元。

  今年5月20日,記者登錄閃銀奇異APP發現,在其“服務與隱私協議”中,記者看到授權閃銀奇異使用借款申請人學信網賬戶的字樣。“如您已注冊學信網的,本公司將可能通過您的學信網賬戶查看并讀取您的學籍信息”。

  針對上述情況,6月18日晚間,閃銀奇異方面回復新京報記者稱,有極小比例的學生偽裝成工薪身份借款。今年閃銀上線了“所有未滿22周歲用戶的借款需求均不被受理推薦”的強制規則。

  校園貸的資金從哪里來?幕后“金主”現網貸平臺

  陳曉曉借款的玖富萬卡APP以及李峰口中的閃銀奇異APP,為什么在監管嚴禁之下,依然在開展校園貸業務?它們的出借資金來自何方?

  在陳曉曉的“借款協議”中,記者看到更多有關上述借款的細節。2018年5月5日,陳曉曉向P2P網貸平臺北京玖富普惠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玖富普惠”)借款近1.90萬元(18964.50元),年化利率為11.8%,24期本金加利息的還款總額為2.13萬元。“借款協議”要求陳曉曉以等額本息的方式進行還款,在借款用途一欄處顯示為“其他”。

  據玖富官網信息顯示,玖富萬卡是玖富集團推出的智能信用賬戶產品,類似于個人虛擬信用卡。從其他借款人提供的協議中,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玖富的放貸資金主要來源于P2P網貸平臺玖富普惠以及機構(例如,云南國際信托有限公司)。

  對此,玖富方面表示,玖富萬卡與玖富集團旗下玖富普惠平臺合作,向持牌金融機構與玖富普惠平臺導流借款人。

  值得注意的是,閃銀奇異本身并非P2P網貸平臺,而是為各資金入口提供信用評估、借款推薦以及貸后管理的資產端整合服務平臺。閃銀奇異背后資金來自多家網貸平臺。

  據李峰提供的截圖顯示,其登錄閃銀奇異APP在“糯米貸”有過借款。據李峰向“糯米貸”還款的記錄顯示,“對方賬戶”為杭州瑪瑙灣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瑪瑙灣”)、北京懶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懶財網貸”)。由李峰提供的另一筆登錄閃銀奇異APP產生借貸的還款記錄顯示,“對方賬戶”為深圳光華普惠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笑臉金融”)。

  記者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天眼查及華為手機應用市場,沒有找到糯米貸工商登記實體及APP運營方。

  公開信息顯示,笑臉金融、瑪瑙灣、懶財網貸三家公司均為P2P網貸平臺。截至今年5月31日,據三家平臺官網信披顯示,目前借貸余額規模最大的平臺是瑪瑙灣28.91億元;笑臉金融排名第二,為16.26億元。而據笑臉金融官網披露,閃銀奇異是其“戰略合作伙伴”。

  玖富第三方擔保公司分一杯羹 去年凈收入同比增長超300%

  實際上,陳曉曉應支付的費用包括但不限于網貸信息技術服務費、信息咨詢服務費、保障計劃專款等費。

  在陳曉曉2018年5月5日的網絡借款中,玫富萬卡共計生成10份合同、協議或授權書/確認書。10份合同中,除涉及玖富體系內的合同外,還涉及北京恒元信業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廣東集成融資擔保有限公司(下稱“集成擔保”)等多家不同的公司。

  在“調解協議”中,記者看到“申請人”名稱為恒元。恒元是玖富的第三方催收公司,但它與玖富似乎并不只是“合作伙伴”關系。

  天眼查信息顯示,2017年11月,恒元完成天使輪,投資方為北京唯獵資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下稱“唯獵資本”)。玖富普惠法定代表人任一帆與唯獵資本在2018年1月8日共同投資創立寧波唯獵創富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同時,唯獵資本還是寧波唯獵創富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企業法人。目前,唯獵資本是恒元的歷史股東。

  據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披露,玖富普惠合作的第三方包含恒元。恒元的主要權利與義務被描述為“使用仲裁、訴訟等方式對玖富普惠平臺逾期客戶進行欠款催告通知”。

  在2018年5月5日的合同中,陳曉曉需要向集成擔保擔保劃轉的“保障計劃專款專用賬戶”同期合同金額為1200.45元。協議顯示,“保障計劃專款”是為保障資金提供方的利益,平臺服務方及/或平臺服務方合作的第三方擔保機構,向借款人收取并存入以平臺服務方及/或擔保機構在第三方支付機構或銀行單獨開立的專用賬戶中的費用。

  這筆1200.45元的費用在陳曉曉獲得借款資金的當日、已經一次性由玖富委托的第三方合作機構或銀行代為向集成擔保劃扣。

  據其母公司中國金融發展(控股)有限公司年報顯示,集成擔保融資擔保服務凈收入同比增長約為365.5%。

  據中國金融發展(控股)有限公司2018年年報(下稱“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團的收益約為人民幣5610萬元,同比下降約37.5%。融資擔保卻是其增幅最大的業務。據公司官網顯示,集團融資擔保業務的主要服務機構即為集成擔保。

  年報中,中國金融發展(控股)有限公司披露其融資擔保服務的收益主要來自“就我們所提供的融資擔保服務而收取的服務費。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團來自融資擔保服務的凈收入約為人民幣2700萬元,同比增長約為365.5%。”

  開正門

  監管要求“開正門”“強治理” 銀行系高成本低利率困境待解

  2017年6月28日,由原中國銀監會、教育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聯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確提出“開正門”同時“強治理”,即鼓勵商業銀行和政策性銀行進一步針對大學生合理需求研發產品,提高對大學生的服務效率,補齊面向校園、面向大學生金融服務覆蓋不足的短板。

  隨著多方試圖堵住“偏門”,銀行系金融機構逐漸進駐校園,成為服務大學生信貸服務的主力軍,大學生信用卡發卡潮重現。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除針對大學生推出消費貸產品外,工農中建四大行已在2017年、2018年推出針對大學生的信用卡。多數股份制銀行也在近兩年推出針對大學生的信用卡產品。其中,有銀行在2017年9月推出8款大學生信用卡產品。

  但是,新京報記者最近走訪發現,多數在校大學生表示,并不了解銀行系推出的信用卡,平時還是較多使用互聯網平臺的金融產品。

  有接受新京報采訪的在校大學生表示,平時消費根據消費場景的趨向,多選擇花唄、白條、借唄等金融產品。“平時在淘寶或者京東買東西,淘寶和京東推薦使用,順便就用了。”

  另一方面,失控的校園貸亂象曾給高校蒙上了一層“陰影”,不少高校依然對“開正門”持有謹慎的態度,提高了銀行系進入校園的門檻。

  “雖然監管認為銀行系是校園貸正規軍,但學校似乎沒有同樣的認可度。學校并不覺得大學生信用卡是正規的金融產品,我們在日常落地過程中也存在大學校園難進的問題。”某股份行信用卡中心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我們現在有一款針對大學生的信用卡產品,但是并沒有去學校宣傳。因為去學校宣傳需要學校審批,過程比較復雜。”光大銀行學院路附近一銀行網點的工作人員表示。

  在高校提高銀行系準入門檻時,銀行系也對大學生信用卡申請者持有謹慎態度。有銀行要求大學生信用卡第一還款來源是父母,有銀行設置信用卡申請時間,有銀行要求學生申請信用卡產品前先購買保險,也有銀行要求先存款后消費。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銀行系謹慎、積極性不高,折射出銀行系在校園貸市場的困境。“在校大學生在信用上天然具有缺陷,而從盈利角度看,銀行系校園貸在高成本的同時還要低利率,這種普惠性質決定銀行積極性不高。”一上市銀行高管坦言。

  記者走訪發現,從授信額度上看,多家銀行考慮到大學生無收入來源,本科生可以申請信用卡的最高額度是三千元,研究生最高額度是五千元。

  此外,多數銀行表示,大學生在校期間沒有提額的機會。“額度不會在學生讀書期間增加,除非學生畢業工作后,可申請換為普通信用卡,才有提額機會。”光大銀行學院路附近網點工作人員表示。

  從還款來源看,有兩家國有大行網點要求大學生將監護人作為信用卡第一還款來源。

  記者以大學生身份咨詢工行定福莊網點被告知,該行網點針對大學生的信用卡有可透支、不可透支兩類。“專門針對大學生、可透支的信用卡只有一種,這款信用卡的第一還款來源是學生家長。”該網點工作人員介紹。

  從股份行的情況看,各家針對大學生信用卡申請者設置了不同的“風控”紅線。

  光大銀行學院路支行的一工作人員介紹,近期該網點剛推出一款針對在校大學生的信用卡產品。“考慮到學生沒有收入來源,最開始是零額度,需要交納一定保費才能使用——這是因為萬一出現逾期,保險公司把學生借款墊付給光大銀行,當然學生還要還保險公司的錢。保費費率是2.5%,一年一交,如果第二年沒有交,額度恢復成零。保費按額度來交,額度越高保費越高。”

  也有銀行要求申請者先存錢后消費。“根據你存錢的額度、消費的次數和額度,銀行逐漸給出可透支額度。如果每一期都能正常還款,可透支額度也會慢慢調高,可以不斷提額。”招商銀行東三環支行的工作人員介紹。

  記者走訪發現,多數銀行并未將針對大學生的信用卡作為主推產品。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銀行系的謹慎、積極性不高折射出銀行系在校園貸市場上的困境。

  “一是利率限制。銀行作為正規軍,不可能走高息的路子,導致銀行的校園貸產品很難盈利,缺乏商業可持續性。二是經營限制。校園貸市場太分散,校園貸市場空間有限,難以引起戰略層面重視。三是競爭因素。互聯網巨頭借助支付工具,已經實現對校園群體的高度滲透,牢牢占據了市場。四是聲譽風險。校園貸業務空間有限,但輿論敏感性很強,極易引發聲譽風險,進一步削弱了銀行的積極性。”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上述因素改變之前,銀行在校園貸方面不會有大的動作。

  ■ 監管在行動

  如何滿足新消費群體借款需求?

  亟須建立行業標準,規范市場

  融360數據顯示,“90后”使用消費貸款用于日常生活消費的人群超過五成,占比50.17%。在貸款渠道方面,除了信用卡、花唄、白條等,超過一半的年輕人選擇了網貸。對于網貸收費亂象以及校園貸等問題,北京、上海等地的行業自律協會近期紛紛提出明確要求。

  為進一步遏制非法借貸的惡劣影響,規范消費借貸市場行為,發揮行業自律精神,5月27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下稱“北京互金協會”)組織召開消費信貸標準研討會。重點討論借貸期限、金額、利率和服務費收取問題。

  針對市場上存在的借貸亂象,上述會議認為,需要界定合理的借款期限和金額,服務費的收取需要區分利率與服務費,探討服務費收取時間、方式及面向人群。會議還提出,消費信貸標準設立后,可考慮建立短貸行業聯盟,設立聯盟章程,劃定行業底線,對于不遵守規則的平臺,共同予以抵制。

  北京互金協會秘書長王思聰表示,新消費群體的崛起,帶來高速增長的借款需求、套路貸、類現金貸等亂象,給行業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亟須建立一套行業標準,規范市場,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長期以來,不法分子以無抵押、無擔保、快速放貸等理由為噱頭,設置“以貸養貸”、“多頭借貸”等金融詐騙圈套,誘騙或強迫金融消費者,尤其是在校大學生陷入“校園貸”、“高利貸”等,致其背負巨大金額的金錢債務。

  為積極履行社會責任,打擊社會非法放貸行為,保護陷入“校園貸”“高利貸”等圈套的弱勢社會群體,5月27日,北京互金協會決定新增“校園貸”、“高利貸”等投訴服務,廣大市民若發現身邊有深陷“校園貸”、“高利貸”等的受害者,或者惡意放貸的非法人員、機構等相關線索,可以撥打熱線電話400-661-9609進行投訴。

  此前,5月17日,上海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官方公號也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合規經營倡議書》。倡議書對業者提出“杜絕‘校園貸’‘現金貸’等,堅持合理收費與規范催收”等六點要求。

  從上可以看出,在“校園貸風險專項整治”行動兩周年之際,有的機構仍在違規向在校學生發放校園貸,銀行系金融機構積極開展相關業務過程中也遇到一定的困難。同時,數據顯示,新消費群體的借款需求是存在的,如何“安全”地滿足他們,是需要多部門、多機構繼續探討的問題。(記者 黃鑫宇 侯潤芳 宓迪)

上一篇:試衣間暗藏針孔攝像頭?優衣庫否認店方所… [2019-06-18]

下一篇:人造衛星“污染”星空? 天文學界的擔心… [2019-06-20]

三国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