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西部之聲>走進寶雞>寶雞風俗

文化寶雞:西周人怎樣做青銅器?

編輯:于明 來源:寶雞日報 發布時間:2013年11月18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10月29日,秋風瑟瑟,在扶風縣法門鎮,周原博物館青銅范鑄研究所里的人都裹緊了衣裳。工作人員敲爛兩塊土坯,一塊新鑄的青銅鏡掉了出來,打磨之后,鏡面光可鑒人,鏡背紋飾細致清晰。

  端詳這塊鏡子,周原博物館館長張亞煒很高興,這面鏡子是模擬古人制造青銅器的范鑄方法鑄造出來的。讓范鑄青銅技術從理論變成實際,這是周原博物館青銅范鑄研究所摸索三年的結果。

  記者跟隨研究所工作人員從制范到澆鑄,借由一面青銅鏡的鑄造全過程,探究古人制造青銅器的具體方法,從而親近那個熠熠生輝的青銅時代。

  模擬:這不是“閑事兒”

  這三年,幾乎沒有人知道周原博物館青銅范鑄研究所里的人在折騰啥,有時他們抓一把泥土發呆,有時拿個木槌敲來敲去,有人問時,他們則神秘兮兮地說:“我們在學習古人造東西。”

  有人說他們是在干“閑事兒”,可張亞煒有自己的想法:“在周原模擬西周范鑄法制造青銅器,既是傳承和弘揚范鑄青銅技術,也是對青銅文明和故土先祖的致敬。”

  游客來周原博物館參觀那些精美的館藏青銅器時,經常會問同一個問題——這么漂亮的青銅器是怎么做出來的?

  用范鑄方法制造青銅器的理論是成熟的,可是實際操作方法在寶雞乃至陜西都是空白,對于范鑄法,只停留在理論分析階段,缺少實證研究,大多處于“說得通,做不到”“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狀態。

  在這種情況下,周原博物館青銅范鑄研究所的工作人員,模擬范鑄法鑄造青銅器的念頭越來越強烈。研究資料之余,他們開始試驗,在無數次失敗之后,終于成功模擬了范鑄制造青銅器的基本方法,造出了一面青銅鏡。

  制范:簡易卻不簡單

  10月 25日上午,研究所的工作人員陳忠福開始收集泥土和細沙,為制范做準備,制范是范鑄法的關鍵一步,陳忠福稱為“打土坯”。

  樹脂模子先用石墨、柴油涂抹,再用木框圈住模子,然后撒上一層草木灰,再將篩細的泥土均勻地撒在上面,隨后再撒上一層粗土。緊接著,用木槌和鐵錘先后將土砸瓷實,敲敲打打十幾分鐘,確保泥土填實后,陳忠福在木框四周墊上木塊,將其架空,再用木槌輕敲木框四邊,模子便從底部掉落,翻過土坯,即可看見一面青銅鏡的輪廓和紋飾,一個泥范就做成了。

  看似簡單的制范過程,操作起來卻不容易,土的潮濕程度,粗細沙土的搭配,還有敲擊的力度,摘模的方法,全憑鑄造者雙手控制。土太干容易裂,太濕模子掉不下來,敲不實泥坯會散,一般人沒有反復練習,做不出一個完整的泥范。

  陳忠福打的泥范質地緊密、紋飾細膩,在他看來,這個過程和自家打炕坯有點像。正如學者們的觀點,古人打范用的材料都是土、沙、草木灰等,其實都是一些生活中的平常東西。陳忠福覺得,或許很多時候,我們將古人的事想復雜了,他們應該和我們一樣,做一樣東西,盡量選擇省力又方便的方法。

  泥范做好后,需要陰干,靜待時日。

  澆鑄:青銅浴火而生

  “青銅器是離不開高溫、離不開火的,而且是大火。”研究所的工作人員陳宏樂說完就將陰干的泥范送進爐內炙烤。一千多度的高溫使泥范最大程度脫干水分,就像燒磚一樣,燒到泥范通紅。待泥范冷卻后,將泥范和一塊平滑的泥磚夾緊,等待澆鑄。

  10月 28日晚上,陳宏樂把銅、錫、鉛按一定比例放進坩堝里,高溫熔煉。陳宏樂說,錫是為了增加鏡子的光潔度,鉛是為了冷卻時防止收縮。

  次日清晨,陳宏樂穿上防護服,在完成了去渣等步驟后,開始澆鑄。金黃色的液態銅從泥范澆口注入,由冒口涌出,液態銅填滿泥范的每個縫隙。約十分鐘后,液態銅冷卻、凝固,去掉泥范和泥磚上的夾子,敲掉泥范,一個青銅鏡就基本成形了。再經打磨,便露出了光潔的鏡面,映照的物體清晰真實。

  完成一面青銅鏡后,陳宏樂感慨,模擬古人范鑄法鑄造青銅器,既是一項體力活,也是一項腦力活,比例、力度、溫度等都馬虎不得,否則就會報廢,對銅資源稀缺的時代來說,更要慎重。現在有的工具和設備,周人沒有,只能用更原始的東西來做,由此看來,青銅器就更顯貴重難得了。

  捧著用范鑄古法做成的青銅鏡,著名學者文懷沙也不由得感喟:“這不只是一面鏡子,寶雞對青銅鑄造傳統工藝的恢復和傳承,令人贊嘆。”

  傳承:從一面鏡子開始

  張亞煒說,周原曾出土過一些青銅鏡,因為青銅鏡紋飾細膩,器物不太大,工藝稍簡單,實用性強,寓意美好,所以,研究所模擬范鑄古法鑄造青銅器時選擇了青銅鏡。正如文懷沙所說,這不只是一面鏡子,而是從鏡子開始,對青銅鑄造傳統工藝的一種傳承和研究。

  在模擬過程中,張亞煒結合周原考古情況,思考了許多。近年來,考古隊對周原遺址東部的姚家墓地及其鄰近區域開展了大規模考古,發現了鑄銅作坊和骨角器作坊。張亞煒談道,在西周時期,這些展現著古人智慧的作坊多集中在周原遺址的東區,形成了一個類似于現在高新產業開發區的生產聚集區,所以,在周原恢復傳統的青銅范鑄方法,在為研究青銅器提供理論依據的同時,也更接地氣。

  看著研究所里鑄造青銅鏡的過程,那木槌敲打泥范的聲音,仿佛帶我們穿越到了西周時期的“高新產業開發區”,作坊里,有人打范、有人澆鑄、有人打磨,一片忙碌的生產情景……

上一篇:藥方碑 西府大地上的“千金要方” [2013-10-28]

下一篇:青銅器是怎樣煉成的? [2014-03-05]

三国闯关